专题网站


.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党建工作 > 丰湖党旗红

【党旗下的我】建土系教师赴青海山区小学支教

  [日期:2014-09-24]  阅读:  
 

校园网讯  暑假期间,建土系教师赵熙通过香港卫视慈善基金会的考试,赶往位于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加吾吉仓的山区小学开展18天的支教。

或许这次支教对于支教者和吾吉仓山区的小朋友们而言都是短暂的,但是师生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已然冲破了时空的阻隔,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将会给彼此的生活带去新的希望,同样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启迪。

 

附:支教教师心得体会《永不止息的召唤》

 

永不止息的召唤

惠州学院建筑与土木工程系  赵熙

 

“教育也好,慈善也好,它是人与人之间,也是自己与自己之间发生的事,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。我多么的希望,这样的传递和唤醒,永不止息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柴静(央视)

2014715,我有幸通过香港卫视慈善基金会的考试,获得了支教资格,赶往位于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一个叫做加吾吉仓的山区小学。

你为什么要登山?    因为山在那里

3000公里的行程惊险顺利,就在我们抵达青海的前一个小时,西宁机场发生了爆炸。后来证明了只是小事,但周围随处可见的重装武警,已足够自我催眠,让我觉得自己挺酷。青海,我来了!请准许予我一场勇敢,浪漫,又丰盛的旅程。

在路上我就开始一个个想象孩子的样子了,高的矮的,胖的瘦的,笑着的哭着的……但不管怎么想,他们好像总有双一样的眼睛,可能这个印象来自于希望工程的那张海报吧。那是一双渴求知识的眼睛,穿过破旧的教室窗口,越过贫瘠的土地,一直就映到了我们的心里。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来到这个地方,因为这里教育资源的稀缺。就像登山者George Mallory回答记者你为什么要登山?”,“因为山在那里”。

简单的拥抱  小豆丁乐成欢快的小鹿

车辆一直行驶在山路上,油菜花,青稞地、风马旗,方整的农房,热贡地区特有的摩崖壁画,我知道,加吾吉仓小学就到了。我的小豆丁,你们好吗?

一如想象孩子们是很羞涩的,可只消聊了一会儿动画片就拉近了的距离。一个叫桑杰措的小姑娘俨然成了我的连体婴儿。我想这是因为我抱了一下她吧,其实作为一个3岁孩子的妈妈,抱这个动作对我来说再自然不过,但足以令她像只欢快的小鹿,跑来跑去和每个小伙伴炫耀,那惊喜又满足的表情。

善良的孩子,多么容易去喜欢一个人,我们甚至都还不太懂得彼此的语言。而得到了这一份的喜爱对我来说,也同样是一份惊喜与福份,庆幸自己终究还是来到了这里。很多时候生活不是那么的不容选择,一个冲动就是一个契机,我知道我抓住了它。像欢迎我们似的,这天晚上的星空好美,美到想哭的那种。我裹着睡袋躺在办公室冰凉的地面上,想起了不知是谁的诗,大概是说:夜晚会真的很黑吧,如果连星星也忘记了发光。世界会真的太大吧,如果我们忘记了去凝视他人的眼睛。

开心时刻 

支教的意义是什么?让孩子懂得追求人生的自由

作为一个专业的老师,原想着上课这件事是没什么问题的。可是真正接触以后我知道,二年级以下孩子的汉语水平,连吃喝拉撒这样基本的沟通都不能满足。而我的第一堂课,是从写名字开始的。不得不修改了教学计划,语文课变成了看图说话,自然课也增加了很多的活动,这样即便孩子们听不懂,他们也可以观察和感受到。我教他们认识星星,方向,形状;一起记录气温,感受季节;还想着要在校园里种下几颗野花的种子。

一次讲到交通工具时我发现,很多孩子没有下过山,连县城都没去过一次。这么小小的一个村庄,禁锢了孩子们的十年,而且还可能是二十年,或者更久的时间,像他们的祖辈一样。想想在山上的这段日子,我并没有听到藏胞们对生活的抱怨,他们淳朴天然,自得其乐,连李加才让校长也说,“我们会认命”。可是,真的要认命吗?那支教的意义是什么?对山外面世界的梦想和渴望又会给孩子带来什么?我想我们任何人都不能,也没有权利去改变谁的命运,但还是希望埋下一粒可以令孩子改变命运的种子。又或许人们的命运并不是我们所定义的“好”“坏”,但不管它是“好”的或者“不好”的,都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孩子们应有能力和权利去改变它,应有机会去感叹、领会次第绽放,充满惊与喜的人生。这是什么?这是自由。

艰苦的生活条件  却收获温暖的时光

学校的生活环境无疑是艰苦的,但这是所希望小学,校舍还是好于预期。饮用水源是校园里的一口井,有时也会断水,孩子们的卫生习惯不好,常常往里面扔杂物倒脏水。尤其是下雨之后井水更是浑浊,有一回我们比较了下,干脆用雨水做饭了。所有的食材是志愿者们自费在山下采购的,每周一次。而学校提供给我们做饭的设施,是一个烧牛粪的铁炉子。我们不会烧牛粪,只能依靠现买来的一个电磁炉和一个电饭煲烧菜煮饭,在热水瓶里塞进电热棒来烧开水。十几个人一日三餐,在这样的条件下真的很难操作,但大家能者为师,互相学习,倒也充满乐趣。

而课余的时间,志愿者们也会聚在一起打球,唱歌,聊天,看星星……,今天回想起来,我感觉不到辛苦,只感慨那一段的时光是多么的温暖与难得。而相比于得到,或许付出可以带给我们更多幸福的体验。那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,就像村里的一些老人,一句汉语都不会说,但他握一握你的手,你就能感觉他的感激。

同学们收到我校师生捐助的图书和衣物份外欢喜。

依依惜别  守望心中的麦田

支教的日子被高原上的风吹着慢慢地走,离别的日子来得猝不及防。那一天孩子们起个大早赶来送行,我们甚至都还没有起床。几个女孩儿一见我就开始嘤嘤地抽泣。想不出太多安慰的话,只有捧着小脸蛋,一遍一遍地为她们擦去眼泪。男孩子也会时不时地跑过来拽一拽我的衣角,“老师,你不能走。”一直很怕他们会问,什么时候再来啊,我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,更害怕自己食言。孩子们也真的没有问,他们只是哭,在我的衣服上,沾满了眼泪,还有鼻涕。

“老师,你不能走。”

直到现在回想起那一段岁月,或是看到当时的照片,我都还是会流泪。理性的人们大概永远也不能理解这泪水里的幸福。就像一起支教的董老师说“我的大多数幸福的时光,都是在美好的心情下流着眼泪度过的”。一直也觉得,自己去支教不是什么无私忘我的事,甚至也没有一个高大上的理由,我只是追随着自己的心,希望确实能做一点什么。这就像一个人守望着一块田,不是为了收获,他只是乐于将自己融入那无尽的麦浪,去感受这一份天地的杰作。

 

 校园网链接:http://news.hzu.edu.cn/n14179c165.shtml

收藏 推荐 打印 【字体: 】【 关闭
Powered by iwms 6.0